苏麒

何以解忧,惟有长安。

【原创】逐阳

咸鱼写手第一次发文,如有问题请指出



上海的夏天很热,温度总比别的地方高上那么几度,这让畏热的我很难熬。而且这儿好吃的消暑点心也不多,实在不对我的胃口。
下午一点多,路上几乎没有人,只偶尔看见几个步履匆匆的中学生,大概是要去补课吧,看起来不太开心的样子。我慢悠悠地走在街上,背着一个空荡荡的背包,不知该去哪儿。
再待两天就去苏州吧,大概能凉快点。
打了一辆出租车,师傅问我去哪儿,我想了一会儿,决定找家甜品店呆上一下午,很久没吃蛋糕了呢。

师傅把我送到了一家叫'逐阳'的蛋糕店附近,说是这家店的蛋糕最好吃。下了车,我在门口站了一会儿,拍了张照才走了进去。店面不算很大,放了不少东西,但看起来很舒服。
因为是工作日的下午,所以店里没什么客人,柜台里有一个男人在玩电脑。走近看,我才发现其实有两个男人,只是一个趴在那儿睡觉。“先生,你要些什么?需要我推荐么?”玩电脑的男人站起来笑着问我,声音很小,“一杯抹茶牛奶,还有……”我也把声音放低了些,打量着那些看起来很好吃的小蛋糕:“还有一个'恋人之心',小号的。”“抱歉先生,'恋人之心'是本店的七夕特推蛋糕,只卖给情侣……”男人歉意地朝我笑了笑,我挑了挑眉:“你们这是歧视单身贵族。唉~那我要一份提拉米苏。”“好的,在这儿吃吗?”“嗯,谢谢。”
提拉米苏很好吃,但我却没有什么食欲。
离那段让我肝肠寸断的感情已过去了六年,莫衍已结婚生子,我也渐渐有了再开始一段感情的想法。可半个月前沐风的表白却是我万万没料到的,实在不知该怎么面对他,于是只得匆忙离开了北京。
现实版我把你当兄弟你却想上我。
面色复杂的戳着提拉米苏 ,手机忽然响了一声,是宁渊。

宁渊:你在哪儿
我愣了一下,不知该不该告诉他我在哪儿。正纠结着,第二条消息就已发了过来。
宁渊:乖,告诉我你在哪儿,我请你吃好吃的*^_^*
看着那个笑脸表情,我心里有点毛毛的,快速地回了话。
苏瑾:别别别,渊哥,求放过
宁渊:在想沐风的事儿?
啧,该怎么回呢?和宁渊聊聊或许能不那么心塞?
苏瑾:嗯……
苏瑾:很慌
宁渊:其实沐风真的挺好的,不认真考虑一下?
宁渊:而且我觉得你其实也挺喜欢沐风的吧
苏瑾:???
宁渊:我劝你几句,你不用说什么,自己心里想想
宁渊:你说过你喜欢莫衍是因为他对你好,那沐风对你好么?自从你俩认识开始你生日他就没忘记过,平常也总陪你出去玩带你去吃东西,你买醉也都是他把你带回去
宁渊:更别提你成他公司艺人后了,出道开始拿的就是最好的资源,你在剧组也经常去探班,一是看看你好不好,二也是给你撑腰,不让你被人欺负。你说不想太忙想多顾家,他也没多说什么就同意了,当晚就找我喝酒
宁渊:而且沐风才能给你想要的爱情,不是么?
宁渊:小瑾儿,有的人错过了就再也不会有第二个了
宁渊:我言尽于此
宁渊:你不肯说你在哪儿就不说吧,好好照顾自己,上次见你吓我一跳
苏瑾:阿渊,让你操心了,抱歉……
宁渊:知道就好,我还有工作,先撤了
苏瑾:拜拜
聊完心更堵了怎么办。

抿了一口抹茶牛奶,我打开了微博,打算看一会儿沙雕网友的优秀发言来开心开心。
等等,怎么这么多评论和艾特???
评论不看无所谓,同公司艺人的艾特却是一定要看的。
江柳韵v:
对于沐总的深情告白,你有什么看法?@苏瑾v
严肃献v:
对于沐总的深情告白,你有什么看法?@苏瑾v
赵麒愿v:
对于沐总的深情告白,你有什么看法?@苏瑾v
……

最后一个艾特来自沐风。
沐风v:
我们认识有17年了吧,能陪着你走过这些年,看着你从稚气未脱的少年长成风华盖世的男子,我很荣幸。但荣幸之余,我还很可惜,我喜欢你喜欢了很多年,但一直没有机会告诉你,现在你的身边没有别人了,是不是可以考虑一下我?
我会给你做点心,三明治、双皮奶、提拉米苏,你爱吃的我都给你做。
我会和你出去玩,昆仑山、长白山、苏黎世,你流连的我都陪你去。
我会陪你唱歌,对弈、双生契、上弦之月,你想唱的我都与你唱。
我不是想玩玩,纵然半生流连花丛,我也只想与你白头。
能不能答应我,我的心上人?@苏瑾v
配图是一小束红玫瑰,配花是情人草,用黑色的纸包着,系的是白色丝带
很多年前我曾说过,求爱用的花,自是把九枝红玫瑰和情人草用黑纸白带包着最好了。
许久之前的玩笑之语竟被人记了多年当了真,这感觉真的是再窝心没有了。
“啪”的一声将手机关上盖在桌上,我趴在桌上呆了很久,才长长地叹了口气,心乱如麻。
我对沐风有感觉么?大概……有的。前几年四处漂泊居无定所时,我都不知道自己明天会在哪儿,但沐风总有本事找到我,陪我几天再匆忙离开去忙工作,说不感动绝对是假的,还有几次不经意间的亲密接触,总会有一点点的心跳加速……
一口气喝了半杯冰凉的牛奶,我勉强平复了一下心情,明白今天是怎么也要给沐风一个答复,而且越快越好,晚了的话就有可能有人要买水军了。
然后手机响了,大大的“沐风”二字映入眼帘。沉默了几秒,我没接。自动挂断后沐风又发来了一条短信。
沐风:别躲,接电话。
然后又是一个电话。
“我也不知……”我有点小委屈,不是很想理沐风,他却破天荒地打断了我的话:“抬头,看街对面。”不明所以地抬头,我惊愕地看到了街对面的人。
藏蓝色的衬衫和黑色的西装裤对现在的温度来说是不怎么合适的,但也是我说过的,求爱要穿心上人夸过的正式一点的衣服。
沐风就站在街对面,穿着一身不合时宜的衣服,捧着一束精致的花,无声的诉说着他的珍重。
“能不能答应我?我爱你。”磁性的声音从手机中传了出来,有点沙哑。
长久的沉默。
“让你为难了么,抱歉……”沐风缓缓开口了,声音涩的厉害。“闭嘴,看微博。”心里的天平彻底倾斜,最后一次,大胆爱。
苏瑾v:
希望你是照亮我的世界的太阳。@沐风v
[图片.jpg]
灿烂的阳光,高大的树木,木制的招牌,黑色的瘦金体。
逐阳
我穷极一生,追逐我的太阳。